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走進秦腔!感受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魅力

[ 信息發布:管理員 | 發布時間:2018-07-05 | 瀏覽:679次 ]




秦腔,中國漢族最古老的戲劇之一,起于西周,源于西府(核心地區是陜西省寶雞市的岐山(西岐)與鳳翔(雍城))。成熟于秦。


秦腔又稱亂彈,流行于中國西北的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等地,其中以寶雞的西府秦腔口音最為古老,保留了較多古老發音。又因其以棗木梆子為擊節樂器,所以又叫"梆子腔",俗稱"桄桄子"(因為梆擊節時發出"恍恍"聲)。


2006年5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今天,我們來品讀陜西作家賈平凹老師的作品《秦腔》!



[ 秦腔 ]
文/賈平凹



對待秦腔,愛者便愛得要死,惡者便惡得要命。外地人,尤其是自夸于長江流域的纖秀之士,最害怕秦腔的震撼,評論說得婉轉的是:唱得有勁;說得直率的是:大喊大叫。于是,便有柔弱女子,常在戲臺下以絨堵耳,又或在平日教訓某人:你要不怎么怎么樣,今晚讓你去看秦腔!秦腔成了懲罰的代名詞 。


所以,別的劇種可以各省走動,唯秦腔則如秦人一樣,死不離窩;嚴重的鄉土觀念,也使其離不了窩:可能還在西北幾個地方變腔走調的有些市場,卻絕對沖不出往東南而去的潼關呢。

但是,幾百年來,秦腔卻沒有被淘汰,被沉淪,這使多少人在大惑而不得其解。其解是有的,就在陜西這塊土地上。如果是一個南方人,坐車轟轟隆隆往北走,渡過黃河,進入西岸,八百里秦川大地,原來竟是:一扶黃褐的平原;遼闊的地平線上,一處一處用木椽夾打成一尺多寬墻的土屋,粗笨而莊重;沖天而起的白楊,苦楝,紫槐,枝干粗壯如桶,葉卻小似銅錢,迎風正反翻覆… …你立即就會明白了:這里的地理構造竟與秦腔的旋律維妙維肖的一統!

再去接觸一下秦人吧,活脫脫的一群秦始皇兵馬俑的復出:高個,濃眉,眼和眼間隔略遠,手和腳一樣粗大,上身又稍稍見長于下身。當他們背著沉重的三角形狀的犁鏵,趕著山包一樣團塊組合式的秦川公牛,端著腦袋般大小的耀州瓷碗,蹲在立的臥的石磙子碌碡上吃著牛肉泡饃,你不禁又要改變起世界觀了:啊,這是塊多么空曠而實在的土地,在這塊土地挖爬滾打的人群是多么“二愣”的民眾!那晚霞燒起的黃昏里,落日在地平線上欲去不去的痛苦的妊娠,五里一村,十里一鎮,高音喇叭里傳播的秦腔互相交織,沖撞,這秦腔原來是秦川的天籟,地籟,人籟的共鳴啊!于此,你不漸漸感覺到了南方戲劇的秀而無骨嗎?不深深地懂得秦腔為什么形成和存在而占卻時間,空間的位置嗎?


八百里秦川,以西安為界,咸陽,興平,武功,周至,鳳翔,長武, 岐山,寶雞,兩個專區幾十個縣為西府;三原,涇陽,高陵,戶縣,合陽, 大荔,韓城,白水,一個專區十幾個縣為東府。秦腔,就源于西府。在西府,民性敦厚,說話多用去聲,一律咬字沉重,對話如吵架一樣,哭喪 又一呼三嘆。呼喊遠人更是特殊:前聲拖十二分的長,末了方極快地道出內容。聲韻的發展,使會遠道喊人的人都從此有了唱秦腔的天才。

老一輩的能唱,小一輩的能唱,男的能唱,女的能唱;唱秦腔成了做人最體面的事,任何一下鄉下男女,只有唱秦腔,才有出人頭地的可能,大凡有出息 的,是個人才的,哪一個何曾未登過臺,起碼不能吼一陣亂彈呢!

農民是世上最勞苦的人,尤其是在這塊平原上,生時落草在黃土炕上, 死了被埋在黃土堆下;秦腔是他們大苦中的大樂,當老牛木犁疙瘩繩, 在田野已經累得筋疲力盡,立在犁溝里大喊大叫來一段秦腔,那心胸肺腑, 關關節節的困乏便一盡兒滌蕩凈了。秦腔與他們,要和“西鳳”白酒, 長線辣子,大葉卷煙,牛肉泡饃一樣成為生命的五大要素。若與那些年長的農民聊起來,他們想象的偉大的共產主義生活,首先便是這五大要素。 他們有的是吃不完的糧食,他們缺的是高超的藝術享受,他們教育自己的子女,不會是那些文豪們講的,幼年不是祖母講著動人的迷麗的童話,而是一字一板傳授著秦腔。


他們大都不識字,但卻出奇地能一本一本整套背誦出劇本,雖然那常常是之乎者也的字眼從那一圈胡子的嘴里吐出來十分別扭。有了秦腔,生活便有了樂趣,高興了,唱“快板”,高興得像被烈性炸藥爆炸了一樣,要把整個身心粉碎在 天空!痛苦了,唱“慢板”,揪 心裂腸的唱腔卻表現了多么有情有味的美來,美給了別人的享受,美也熨平了自己心中愁苦的皺紋。當他們在收獲時節的土場上,在月在中天的莊院里大吼大叫唱起來的時候,那種難以想象的狂喜,激動,雄壯,與那些獻身于詩歌的文人,與那些有吃有穿卻總感空虛的都市人相比,常說的什么偉大的永恒的愛情是多么渺小、有限和虛弱啊!


我曾經在西府走動了兩個秋冬,所到之處,村村都有戲班,人人都會清唱。在黎明或者黃昏的時分,一個人獨獨地到田野里去,遠遠看著天幕 下一個一個山包一樣隆起的十三個朝代帝王的陵墓,細細辨認著田埂土, 荒草中那一截一截漢唐時期石碑上的殘字,高高的土屋上的窗口里就飄出 一陣冗長的二胡聲,幾聲雄壯的秦腔叫板,我就癡呆了,猛然發現了自己心胸中一股強硬的氣魄隨同著胳膊上的肌肉疙瘩一起產生了。


秦腔在這塊土地上,有著神圣的不可動搖的基礎。凡是到這些村莊去下鄉,到這些人家去做客,他們最高級的接待是陪著看一場秦腔,實在不 逢年過節,他們就會要合家唱一會亂彈,你只能點頭稱好,不能恥笑,甚 至不能有一點不入神的表示。他們一生最崇敬的只有兩種人:一是國家領導人,一是當地的秦腔名角。即是在任何地方,這些名角沒有在場,只要發現了名角的父母,去商店買油是不必排隊的,進飯館吃飯是會有座位的, 就是在半路上擋車,只要喊一聲:我是某某的什么,司機也便要嘎地停車。但是,誰要侮辱一下秦腔,他們要爭死爭活地和你論理,以至大打出 手,永遠使你記住教訓。


每每村里過紅白喪喜之事,那必是要包一臺秦腔的,生兒以秦腔迎接,送葬以秦腔致哀,似乎這人生的世界,就是秦腔的舞臺,人只要在舞臺上,生,旦,凈,丑,才各顯了真性,惡的夸張其丑, 善的凸現其美,善的使他們獲得美的教育,惡的也使丑里化作了美的藝術。


廣漠曠遠的八百里秦川,只有這秦腔,也只能有這秦腔,八百里秦川的勞作農民只有也只能有這秦腔使他們喜怒哀樂。秦人自古是大苦大樂之民眾,他們的家鄉交響樂除了大喊大叫的秦腔還能有別的嗎?


聯系我們
陜西長樂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陜西省寶雞市金臺區大慶路11號
電話:0917-333961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平臺
版權所有:陜西長樂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陜ICP備16013706號 網站總訪問量:1063835    今日訪問量:26 技術支持世紀網絡
20选5开奖查询